向陽處的她1.jpg  

    《向陽處的她》示範了愛情各種不同的可能性,雖然「純愛」情感還是在電影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但是劇本跳脫有別於以往純愛小說的內容與公式,賦予了《向陽處的她》得以在純愛框架中脫穎而出的必然。

向陽處的她2.jpg  

    電影的攝影色調正如同片名一般,利用了逆光的溫暖特性營造出了整部電影所必備的氣氛,並且在劇情走向的敘事手法也運用了一般純愛電影所遵循的公式,讓男女主角從職場上的相遇帶出十年前的國中往事,進而堅守曾經錯過卻不願再使機會溜走的相知,到不顧長輩的反對也要私自登記結婚的相惜,這一切的發展都是這麼的自然。只是,依循著純愛電影的發展模式,在兩人結為連理後,看似有著旁人稱羨的Happy Ending時,重大劇烈的突變勢必終將摧毀沉浸在愛河裡的愛侶,也正因為突然有了讓人措手不及的變因,純愛電影才能夠有著成就海誓山盟、至死不渝的終貞愛情的動人力量。

向陽處的她7.jpg  

    而《向陽處的她》最不俗的地方就是在於這項純愛公式裡必然的突變。

    這項突變不但一改既往以來純愛電影的八股變因,離奇與詭異的狀態更是改變了愛情電影裡原本的氣氛,但《向陽處的她》不想解釋這現象中間的變數,劇情想著墨的從來不是離奇詭異背後的「原因」,而是人的行為所衍伸出的「後續」。《向陽處的她》最厲害的就是,導演與編劇都將最終答案的線索藏在劇情中,當最終答案出爐時,觀眾才有了串起各項元素的恍然大悟。不得不說這在純愛電影裡還真是罕見的手法,以看似無法成為愛情電影裡的元素去述說一個純到不行的純愛故事,打破既有的公式經驗,也使得《向陽處的她》有了一種衝突的淒美感。

向陽處的她8.jpg  

    當然,愛情在《向陽處的她》裡是最不可或缺的元素,正因為有了愛,動了情,電影所衍生出來的劇情才會如此動人。愛,是人最自傲的情感力量,也是最沒有規則,同時亦是最無理可循的,所以即使電影接近尾聲,上野樹里飾演的真緒說了一句:「果然人類都會作一些無謂的事情呢。」,浩介也要帶著她去騎腳踏車,持續創造兩人的回憶,是的,真緒剩下的時間不多了,無論做得再多,也都注定成枉然,但與其感嘆時間有限,倒不如把握當下,因為即使無謂又如何?即使沒有必要又如何?即使記憶會消失又如何?這些無謂的必要,不正是書寫愛情最佳的註解嗎?浩介與真緒在把所有顧忌都拋諸腦後的當下,似乎也是呼應著那句「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戀人絮語了。

向陽處的她9.jpg  

    《向陽處的她》利用了不同的角度去詮釋了純愛電影,這部帶有著奇幻色彩的電影,骨子裡其實還是「情之所鍾,正在我輩」的浮世戀曲,但是不絕對遵從既定的純愛公式,則是讓《向陽處的她》有了更多可觀之處。跨越不同族群的戀情不是不可,但若是都能像《向陽處的她》處理得這麼好,讓觀眾能夠投入其中不覺突兀,或許就不會有像《宿主》這樣驚人的經典之作出來嚇人了。

 向陽處的她4.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影交錯。隨筆

川魷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