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音樂劇改編成電影搬上大銀幕,我是極度喜愛且深表贊同的,不論其改編的好壞與否,至少,舞台音樂劇變成了電影音樂劇,入門的門檻相對的就降低了許多,也就代表著能夠讓更多人看到音樂劇的精隨所在。


但也並非意指電影比起音樂劇就較為低俗,只是,現場巡迴演出演出的音樂劇,場地有限,座位有限,場次有限,甚至想一睹風采的人所能支付的費用也有限,若在表演場地,座落的位置較不好的觀眾,只能夠拉長了脖子,看著遠在舞台上的黑點人影,聽著音樂,不時交互看著舞台兩旁的特寫銀幕去湊足音樂劇的舞台效果。然改編電影就不同了,比起映演舞台劇的舞台,放映電影的影廳在數量上絕對是更為充足的,雖然在座位上也有好壞的落差,至少,在電影畫面上,每個座位能夠獲得的角度與呈現上是幾乎是完全一致的,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電影票的票價比起舞台劇,更是親民許多,不需花費高額的票價,也能夠親近經典,觀賞經典,聆聽經典。兩種表演方式,各有好壞也各有千秋,差別只在於不同面向的需求者憑其不同的考量而各取所需,如此而已。


    雖然電影悲慘世界的故事是來源自於法國文學作家雨果的小說悲慘世界,但同名的的音樂劇也在全世界也相當受到歡迎,音樂對於悲慘世界的電影來說,自然是一項改編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而這次湯姆霍伯所執導的悲慘世界中,在取用音樂的部分相當吃重,似乎已把音樂劇裡所有的經典名曲全都應用到改編電影上了,若是與舞台劇的曲目差別不大,那麼,觀賞悲慘世界的重點除了是再次展示悲慘世界舞台劇的經典元素外就是演員的演出,與場面的調度了。


    演員的演出,在導演的掌握下,基本上每個角色都有著恰如其分的演出,而身為主角的休傑克曼,戲分從開頭貫穿至結束,穿針引線的串起整部電影的架構,他飾演的尚萬強從一開始因為惡法入獄終得假釋的悲憤,到戲中力圖振作為洗去罪名的心態,到為照顧養女不得不過著逃亡隱居生活的無奈,以及到最後在臨終前面對一切而獲得救贖的坦然,各個時期的演出都有其深刻之處。


    至於羅素克洛飾演誓要捉拿尚萬強歸案的賈維警官,則是本片的另外一個亮點,賈維與尚萬強就像是悲慘世界裡面最不可或缺的兩個雙胞胎,沒有賈維甘願淪為惡法下的執行者,尚萬強便不會有歷經多階段心靈層面折磨的滄桑;缺少了尚萬強,賈維便無法產生惡法是否亦法的質疑,也無法體會在環境艱劣的犯罪者,實則情有可原,為生存迫於犯罪的無奈,其實也非罪大惡極,十惡不赦的匪徒。羅素克洛把這位視法規字面解釋如圭臬的警官扮演得絲絲入扣,從決不寬貸的堅持,到最後陷入法理情的矛盾中,拘於形式之人,終究還是會被形式所限,賈維的迷惘在於原則的堅信與無法動搖,才導致於其最終結尾悲劇式的自裁。


    戲份不多的安海瑟威,則是在電影的開頭,有著爆發性十足的演出。戲少但是戲好,從工廠女工被排擠,被誤會而遭到開除,接著為籌女兒的生活費只能賣髮求現,甚至到最後為求生活只得淪為流鶯,終得染上惡疾而灑手人寰,而安海瑟威則是用了極為撼動人心的歌聲與肢體動作去詮釋這一個被情人拋棄,卻又總是抱持著一絲期待這一切都將會好轉的夢想而活著的悲情角色,看著她的演出,讓人心酸,也讓人動容,精湛的演技至今也讓她抱走了不少獎項,實至名歸。


    在場面的調度上,有別於不同音樂劇只有單一舞台的限制,電影從開場開始,就利用了極為浩大的場面去描述罪犯在勞動的情形,隨著主角尚萬強的假釋開始,劇情的演進,每個場面的設計及鏡頭的轉移,特寫的拍攝手法,精雕細琢的場景美術設計,不但讓電影版的悲慘世界更有可看性,也跳脫了一般音樂舞台劇的單一場景與場面的思維。


    劇情方面,悲慘世界用了眾多的角度去詮釋云云眾生的相貌,從力圖振作洗輕罪名的罪犯、死守法律堅持原則的警官,到女工淪為流鶯的心酸、為求生活餬口的貪財夫婦、青澀戀情的無疾而終、及為求改變體制擁有滿腔熱血的革命團體,每一個角色都有其悲慘之處,但也靠著最起碼的求生意志以自己的方式在艱困的環境中打滾,而活著唯一的目的,也無非就是期待著明天,有明天就有希望,縱使機會渺茫,縱使失望連連,還是不能放棄希望,這也就是悲慘世界的核心論述,也是取得救贖的唯一途徑,即使悲慘,即使無望,也還是要用盡力氣去撐過每一天去實踐心中那唯一堅守的信念。


    悲慘世界裡的悲歌才是重點,動人的歌曲也是在各角色最低潮最無助的時候才展現出來。譬如說安海瑟威飾演的方婷所演唱的:I Dreamed a Dream,及娜塔雅華萊斯飾演的愛波寧演唱的:On My Own,皆是鮮明清晰的例子。





    當然,上面敘述了這麼多的優點,湯姆霍伯的悲慘世界還是有些小瑕疵存在的,電影中間一度敘事節奏有些緩慢,尤其是青年革命那段宣誓的長拖更是硬傷,且兩個半小時多的片長也確實讓人看久了有點不耐。不過,悲慘世界終究是瑕不掩瑜的,因為經典歌曲的魅力就在此時便發揮了效用,讓片長過長的時間得以獲得舒緩,動聽的歌曲,為悲慘世界打造了一面永垂不朽的金牌聽著這些名曲,換個角度想,光是進入影廳,閉著眼睛,單純享受音符躍動所產生的共鳴,這動人的音樂魅力,自然就是觀賞悲慘世界最值回票價之所在。


 



創作者介紹

光影交錯。隨筆

川魷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