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的腥風血雨從維多(馬龍白蘭度飾演)買橘子時被槍殺開始;艋舺的兄弟情義從蚊子(趙又廷飾演)的雞腿被搶走而展開;至於大尾鱸鰻的喜趣元素則是從豬哥(豬哥亮飾演)的一杯冰咖啡定位。做為一部農曆年的賀歲片,大尾鱸鰻確切的提供了熱熱鬧鬧的喜劇氣氛在裡頭,乍看之下,或許有趣,也可以搏君一笑,可惜的是,有太多的似曾相識在裡面,未能讓大尾鱸鰻在喜劇創作上更上一層樓了。


    首先,大尾鱸鰻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設計,在於片名以無厘頭的David Loman的音譯直接轉換了成大尾鱸鰻的語言趣味,其次則是加上電影裡不時有英文V.S.台語之間的音譯趣味,儼然不只把這種諧音手法套在片名上,更是讓這種在本土文化才有的語言印記延伸到劇本上,頗令人玩味。第三則是加入了角色近來時事的構思,譬如,大尾鱸鰻的手下手機鈴聲用的是謝金燕的練舞功,豬哥就對他說:你可以不要放這首歌嗎?聽到這首歌我會傷心耶。等此類驚鴻一瞥,卻有著令人會心一笑的元素。


    但是,大尾鱸鰻的新意僅限於此,令人為之驚豔的新意很快的就因為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模仿而被消磨殆盡,第一,是笑話的年代與笑點,電影裡有太多老早就是古典級的笑話,拿出來使用並無不好,只是用太多了,難免就會讓觀眾有些疲乏,甚至到最後笑不太出來。



    第二,是造型加人物心境,大尾鱸鰻裡郭采潔準備為父復仇時的裝扮,一頭短髮,配上亮面皮衣,再加上蒙面面具,簡直就是特攻聯盟裡超殺女的翻版;而整天幻想著自己可以成為超級英雄抱得美人歸的楊祐寧,半夜穿著奇裝異服走街上準備行俠仗義心境,豈不也與特攻聯盟裡屌爆俠的行徑如出一轍?更別說之後與豬哥亮三人組成的DL特攻隊時,豬哥亮看著自己的女兒比自己還要狠的感嘆,不也是特攻聯盟裡大老霸的寫照?


    最後,則是劇情的老梗與複製:父女之間硬要存在的隔閡,最後又莫名其妙的解開心結的戲碼是多芭樂的劇情?又,拿錯體檢報告又是多老梗的設定?豬哥亮與楊祐寧在練功時也硬要套用陣頭的:跟我打。更不用說電影後半段幾乎都在複製整部特攻聯盟的劇情,都讓人愈看愈笑不出來,愈看令人愈感疲乏。



    總而言之,大尾鱸鰻在喜劇上的創新幾乎是沒有什麼突破的,只是讓人看到了當年朱延平那種東拼西湊的功力再現罷了,大尾鱸鰻很應景的選擇在過年期間上映,過年時看看熱鬧大錦集的大尾鱸鰻,畢竟電影裡除了添加各類各式的笑話外,還充斥了各種應用萬千的國罵,至少可以讓觀眾在影廳裡笑得很開心,只是,觀賞當下會笑得很開心,但笑完之後,不時會有種陣陣空虛湧上心頭,也罷,過年嘛,只要觀眾看得開心就好,正如開頭所說的,熱鬧的喜劇氣氛才是大尾鱸鰻的創作主軸,至於其他的,也就無須計較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光影交錯。隨筆

川魷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