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好好書寫一篇文章,原因除了近來事情不少外,社群網站的蓬勃發展我想也是原因之一,再加上最近終於把許多事情結束了,而且終於觀賞到能讓我有動力書寫的電影,才有了這次契機,我重新再開啟塵封的網誌,開始敲敲打打久違的電影心得。

    不難發現,中島哲也在2010年是相當出名的,其執導的電影「告白」儼然是一齣人性與社會議題交雜的浮世繪,在充滿美學的攝影手法,與演員們深刻扣人心弦的演出下,告白一片確實深深的在藝術與商業電影間找到了一個平衡點,不但讓電影有話可說,驚悚程度更是讓觀眾趨之若鶩,一窩蜂的擠破頭去觀賞。因此,之於 2010年的中島哲也,我也才會去注意到一部擁有如此冗長片名的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整部電影的風格相當華麗、色彩相當繽紛,沒有看過原著小說的我,確實為電影內戲謔式的手法適應了好一陣子,為何需要適應?因為電影的 劇情若拋開鮮豔的色彩與輕快的歌曲外,其實根本就是一齣悲劇,而且是一齣描述電影主角─松子時不我予的經典悲劇,有道是:光與影其實是一體兩面的、共存共生的,但在令人討厭一片裡,你很難看到光明的一面,就算有,也只是為了襯托黑暗而存在,而且稍縱即逝。

   
或許換個說法,從片名開始探討,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在現今醫療如此進步的時代下,其實松子的一生並不長,僅止於短短的五十幾載,但在這五十幾年間,她確確實實被很多人討厭(或可以說是誤解),但為何被討厭?其實我始終很難諒解那些討厭他的人,因為總是因為種種的誤會才會造成松子被定格在很討人厭的框架與地位下,而就通篇電影來看,我認為松子一生就是在追尋(是追尋,不是追求)她所得不到的「愛」,不管是親情上的愛、師生間的愛、男女間的愛,就是因為追不到,所以她更渴求,因為她渴求,所以她更著力,也因為更著力所以她無限制包容,因為她無限制包容,以至於到最後終究是遺憾的以悲劇收場。

   
然而電影描述的手法從松子的人生倒推回溯,以每個認識松子的人,採取不同觀點、不同時期的說法去拼湊以及建構松子的故事,讓由瑛太飾演的姪子去重新審視自己姑姑的人生,也試圖給予觀眾另一種不同的角度去體會為何松子的一生是如此之乖舛與時不我予,並且適度以輕鬆幽默的詼諧方式調劑過於悲傷的劇情。但看到最後實在是不免有些疲乏,因為太繽紛的色彩與輕快的歌曲,反倒更凸顯與加深松子的無助與悲情,以及到最後連一絲的希望都無法降臨在松子身上,強烈的對比,深刻的反差,確實為電影樹立了另一種美學風格,可是愈看卻愈讓人不忍,不忍松子身處絕望時刻下還是以一種有別於他人的樂觀風格(不知是否為樂觀,還是只是一廂情願的堅持)去面對一切事物。

   
在觀賞電影的當下,從松子人生下的各個時期去體悟,若秉持著她一貫的精神去看待人世間的事情,仔細一想再審視,人生不過短短數十載,以積極進取的方式去面 對每天的事情,不論其是好是壞,無非都是為自己的生活添加了不同的調味料、揮灑上了不同的色彩,並讓自己的人生更加精彩。而看電影其實主觀意識很深,觀影者看到、想到什麼就是什麼,在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中,我看到了面對艱難困境時松子那堅忍不拔、屹立不搖的「痴人精神」,然而再回頭看看許多人有時因為許多事情困住了自己的心思、封閉了自己的心靈,有時只要換個角度想想,或是以另一種心態面對,也許便有了新的想法,新的體悟,以令人討厭一片的核心思想作為處事態度的借鏡,松子的人生或許也是一部不同於勵志電影的教育題材。

創作者介紹

光影交錯。隨筆

川魷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